语文教师天生就是创造者

语文教师天生就是创造者


福建宁德市教师进修学院  陈成龙


  现今,我们时常可以听到许多语文教师发自内心的呼喊:“绝不跪着教书”“要当有品位的老师”“要有诗意地教学”。其实,谁喜欢跪着教书?跪着的姿势是很吃力的,很难受的。谁不喜欢当一个有品位的受人尊敬的教师?谁不希望自己的课堂充满诗意,将快乐与成功写在学生的脸上?
  然而事实总是那样地捉弄人,有人觉得跪着教书很累,很窝囊,想站着教一会儿,却怎么也站不直;想让诗意充满自己的课堂,哪怕是一星一点,但课堂却是那样沉闷、压抑。
于是人们很崇拜那些创造型语文教学大师,很钦羡那些富有课堂教学艺术的学科带头人,心想:如果自己也能成为他们,哪怕是学到他们的万份之一,那该多好啊。
我也曾这样想过,然而有几件事启发了我,增强了我的信心。
  那是2003年1月5日,在福建省语文学会第六届年会上我执教了一节作文指导课,这也是一节说话训练课。在这节课上,我模仿电视台的作法,聘请四位学生代表充当嘉宾,走上讲台与我一起“主持”这一节课的教学活动。接着,我给学生讲了一个故事:
  一位成功的大学者,到了晚年回顾自己的经历,认为有必要编一本《各朝代的智慧录》,好留传给子孙。于是他召集他的学生来编写。他的学生花了很长的时间,最后完成了一套十二卷的巨著。老学者看了说:“各位,我确信这是各时代的智慧结晶。然而,它太厚了,我怕人们不会去读它,把它浓缩一下吧!”几经删减,浓缩为一卷书。然而老学者还是认为太长了,又叫那些学生继续浓缩。这些聪明的学生把一本书浓缩为一章,然后浓缩为一页,浓缩为一段,最后浓缩为一句。老学者看到这句话时,显得很兴奋,说:“各位先生,这真是各时代的智慧结晶,并且各地的人一旦知道了这个道理,我们担心的大部分问题都可以解决了。”
  我要求学生猜一猜,这一句被老学者认为是各时代智慧结晶的名言是什么,并引经据典证明自己猜测的正确性。在预设的这一教学环节中,我没有做过多的限制,而是留下较大的空间以孕育课堂教学的灵气。于是嘉宾竞猜,嘉宾指派自己组上的代表竞猜。他们猜测的名言有:1.“若是方向不定,随风飘转,恐怕永无到达的日子。”2. “虚荣的人注视着自己的名字,光荣的人注视着祖国的事业。”3.“只有奋斗可以给我们出路,而且只有奋斗可以给我们快乐。”4.“知识啊,你是照亮人灵魂的阳光。”5.“世间没有了友谊,那么就会充满孤独、野蛮、欺诈。”6.“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7.“修养自己美好的道德,将会使你得到最大的幸福。”8.“除了变,一切都不会长久。”等等。这些名言涉及人生目标、爱国、奋斗、惜时、友谊、谦虚、养德、改革等。学生每次竞猜并引用论据证明之后,我并不急着评判,而是请嘉宾评判,在嘉宾评判之后,我总是耐心地问非嘉宾学生:“你对嘉宾的评判满意吗?受嘉宾的启发还有补充的吗?”有意识的“挑拨离间”,引起被嘉宾评判学生与嘉宾之间“反目”,造成“窝里斗”。于是多次出现“窝里斗”场面,发言学生不同意嘉宾意见与嘉宾展开辩论。有的受嘉宾的启发,又补充了新的内容。总之,在竞猜过程中,学生主体的原则得到充分的体现,课堂上充盈着教学灵气。而作为教师的我只是在必要的时候才做简短的点评。例如,一学生猜测这句名言是:“虚荣的人注视着自己的名字,光荣的人注视着祖国的事业”,并举了一正一反两个事例。反例是王治郅到美国NBA打篮球,但在亚运会召开之际,中国队需要他为国出力时他却寻找借口不履行当初的承诺。这一学生刚说完,该组的嘉宾就提出反对意见,认为我们不清楚幕后的情况,不应妄下结论。我当即点评道:“王治郅不归队参赛的情况你不清楚,我也不清楚,但热爱祖国这一点,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清楚。”又如,当一个学生说到某运动员“以三十九岁高龄奋战赛场为国争光”时,哄堂大笑,我当即指出:“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三十九岁的确算是高龄了。”这些点评、点拨的话语及时、幽默,对于促进学生思维的发展、营造良好的教学氛围有很大的作用。
  这节课上罢,如果用“好评如潮”来形容可能会夸张了点,但与会听课专家、代表确实给了我很多鼓励。我国著名语文教育家、全国中语会副会长、上海市普教室副主任陈钟梁老师说:“这节课上得很酷。”我省语文学会会长王立根先生称赞我说:“没想到你课上得这么好。”还有一些老师夸这节课是“经典之作”,“上得圆满”,“令人耳目一新”。
  于是我明白了,什么叫创造,什么是创造性语文教育,什么样的教师才是真正的创造型语文教师。我更明白了,我们的心里本来就潜藏着无数的创造因子,当我们把这些创造因子释放出来时,我们就是创造型语文教师了。
  以前,我以为创造要有许许多多的知识。不是么?孙绍振教授在给我们辅导《岳阳楼记》的教学时,为我们介绍了历史上的文人围绕岳阳楼写的五类情感的《岳阳楼记》,旁征博引,纵横捭阖,洋洋洒洒,充分体现了一个大学者知识的广博。因此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孙教授总能站在语文教学改革的前沿提出精辟的见解,见他人所未见,言他人所未言。那么,我们这些知识浅陋者或者知识不广博者就不能创造了?我看未必。不是说“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吗?我们基层老师也可以利用我们知识的优势创造性地进行教学。或许我们不能像孙绍振教授那样懂得五种岳阳楼记,但我们懂得乔丹、刘翔、成龙、李宇春,或许我们不能像于漪老师那样因具有广博的文学知识,而设计出“有人说,古希腊的悲剧是命运的悲剧,莎士比亚的悲剧是主人公性格的悲剧,易卜生的悲剧是社会问题的悲剧。《孔乙己》一文描绘了孔乙己的悲惨遭遇,究竟是命运的悲剧、性格的悲剧还是社会的悲剧”这样的精彩导语,但我们懂得奥运会、超级女声、米老鼠。如果我们将自己所懂得的知识引进课堂,不是同样可以给课堂带来精彩吗?譬如一位老师在教鲁迅先生的《药》一文时说,夏瑜之死犹如一张石蕊试纸,将华老栓的善良愚昧、看客的麻木不仁,茶客的落后无情和刽子手的凶恶残忍都测试得清清楚楚。这位语文老师用化学中石蕊试纸的知识把一个深奥的文学问题讲得生动易懂。又如《琵琶行》一诗在描写琴声的绝妙之后,以“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两句写听众反应。琴声停止了,听者为什么“悄无言”呢?如果用数百字也很难讲清楚,但一位老师借用“惯性”这一物理名词就把这种听众依然沉浸在艺术欣赏的情境中,欣赏活动并未停止的现象表述得恰到好处。在讲到“同是天涯沦落人”、“江州司马青衫湿”时,一教师问学生:从物理学角度来说,他们有何相同点?学生答:诗人与琵琶女的“频率”相同,所以能引起“共鸣”;他们的“燃点”相同,所以诗人能燃起同情的“火焰”。  教学《拿来主义》,讲对旧文化要批判地继承,有的教师借用生物学里物种繁育的一个概念:杂交选种,说杂交选种,既克服原种的缺点,又保留其优点,并使之强化,日臻优化。这些“石蕊试纸”、“惯性”、“频率”、“燃点”、“杂交选种”的知识在初中、高中的化学、物理、生物中都学过,不算深奥吧,但我们语文教师把它运用在语文课堂上,不是也给课堂带来了灵气吗?此时,有谁能因为所用知识是初浅的,而否定这种教学的创造性呢?
我也曾以为,要创造性进行教学,首先要改造自己的思维品质,首先要使自己的思维富有独创性、深刻性、批判性、灵活性、广阔性。现在我明白了,我们的思维品质中本来就含有创新的因子。只要揭开遮蔽这些创新因子的盖子,思维的品质就会得到改善,我们的思维就会活跃起来。
  比如前几年某大学发生了这样一件事:一个中学生不幸掉入冰窟窿,十几位大学生奋不顾身去抢救,但终因天气太冷,中学生被拉到岸上时已断了气。但学校对参与抢险的十几位学生都给予了表彰。对这则材料可以提炼出什么观点呢?我们首先想到的可能是“雷锋精神在发扬光大。”这自然是正确的,但我们许多老师往往还会问:还可以提炼出什么观点呢?于是他们又提炼出“年轻一代大有作为”、“不以结果论英雄”、“又红又专的人才才是好人才”等观点。还有课文教学设计也是这样,当我们想好某一篇课文的教法之后,许多老师都不认为自己已找到这篇文章的最佳教法,他们往往再逼问自己:“还有更好的教法吗?”于是许多新的教法又会冒出来。这样看来,思维的广阔性并不是难以做到的。不就是多问几个“还有呢?”就可以了吗?
  又如在对教材的理解上,有许多老师总是领先一步,能深刻准确地把握教材的要旨,思维具有深刻性。例如《最后一课》的主题是什么呢?一般的教学都是通过分析小弗朗士的见闻,使学生感受情节发展的轨迹,理解小说爱国主义的主题。但思维能否再深入一步呢?一位老师就逼问自己:这篇文章还有什么深意呢?于是他通过韩麦尔关于“阿尔萨斯人最大的不幸”讲的两段话——“大家天天都这么想:算了吧,时间有的是,明天再学也不迟,现在看看我们的结果吧。唉!总要把学习拖到明天,这正是阿尔萨斯人最大的不幸。现在那些家伙就有理由对我们说:‘怎么?你们自己说是法国人呢,你们连自己的语言都不会说,不会写……’我们大家都有许多地方应该责备自己呢。你们爹妈对你们的学习不够关心。他们为了多赚一点钱,宁可叫你们丢下书本到地里,到纱厂里干活儿。我呢,我难道没有应该责备自己的地方吗?我不是常常让你们丢下功课替我浇花吗?我钓鱼的时候,不是干脆放你们一天假吗?”指出,法国当时的教育状况,至少农村的教育状况是非常落后的,教育被人认为无足轻重,“流生”大量存在,教学秩序非常松弛,无论学生还是教师,都可以随时不上课;而教育的落后造成了民族素质的落后,以致在普法战争中落得惨败的下场,丧权辱国。见解深刻新颖。这样看来,思维的深刻性也并不深奥,不就是多逼问自己一句:“还有没有深意呢?”
  又如有的老师在思维活动中善于思考,他们对自己所研究的问题总会问:这个观点是否有不完善之处,这种方法是否有可改进之处?他们发现他人或自己的观点、方法有不妥之处,就会毫不犹豫地批评改正,去寻求新的途径和方法。比如当有些人排斥语文科的工具性特点时,有的老师就质问:语文科的工具性真是那么可恶吗?当有的人极力推崇语文阅读能力主要是培养整体感知能力时,有的老师就质问:是否就要排斥片断的揣摩呢?当有的人把拓展延伸无限扩大时,有的老师就问:那么语文教学的脚到底要伸多长呢?对教学理念如此,对教材的分析也是如此。如对教材《故宫博物院》的前三段,有的老师就问:这三段与全文的内容文气上是否不贯通?对《曹刿论战》的主题,教参上说:这篇文章以具体的史实阐明,必须取信于民,运用正确的战略战术并掌握战机才能取胜的道理。有的老师从教材实际出发对此提出不同看法,认为这种观点与文意是不一致的。正确的主题应该是:必须从实际出发针对具体情况采取正确的战术,才能取胜。又如鲁迅文章《药》的线索是什么,似乎已有定论。历来的观点是:《药》有两条线索,一条是明线,即华老栓一家的遭遇;一条是暗线,即夏家的遭遇。果真如此吗?有老师即提出怀疑,认为《药》的线索只有一条,那即是“药”。这样看来,思维的批判性也并不神秘,不就是以怀疑的眼光多瞄上一眼,以怀疑的口气多追问一句:“这个观点就百分之百正确了吗?这个方法难道就非常完善了吗?”
再说思维的灵活性,比如一节语文课正在进行,窗外突然电闪雷鸣、狂风呼啸,继而大雨滂沱,教室内外一片嘈杂。鉴此,该教师便当机立断,中止了阅读训练题讲解,因势利导,马上进入写作训练“观察与认识”这一环节,要求学生从音、形、色等几方面观察和感受窗外雨景,然后迅速完成一段400字左右的写景文字。结果。许多学生观察细致,描写生动,写作水平得到超常发挥。这位老师灵活应变,盘活了一堂陷入困境的语文课。善于放弃,善于转换,这是不是思维的灵活性?
  再说思维的敏捷性。不就是说思维的迅速与快捷吗?这种事情我们语文老师处理过很多了。比如一位年轻的女教师教《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当讲到“美女蛇”一段时,一个学生举手发问:“老师,有没有美男蛇?”面对这恶作剧式的发问,老师没有指责、训斥,而是因势利导,指出这位同学天真好奇,问得很有趣。但问的思路不对,他感兴趣的问题是美男美女,照此想下去,还可以问,“有没有丑男蛇丑女蛇?”要知道,作者的思路是在“美女”和“蛇”的对比上,“美女”是迷人的外表,“蛇”是害人的本质,“美女蛇”比喻披着画皮的坏人。“美女蛇”、“美男蛇”都是害人的蛇,都是容易骗人的害人虫。这位老师从现象到本质去思考,把学生的思路引向正轨,既稳定了课堂气氛,又使学生理解了“美女蛇”的深刻寓意。一位教师正在进行课文教学,教室里突然飞进一只蝉,吱吱地叫着,吸引了学生的注意,有的女生叫出声,有的学生则打算离开座位捕捉这只蝉。教师急中生智,提出一个问题:谁能用“蝉”组词?看谁想得快,想得多。很多学生被吸引到这项有趣的活动中,“蝉翼”、“蝉联”、“金蝉脱壳”……词组得差不多了,蝉也已飞走了。非但没有影响正常的教学,而且学生对组词发生了兴趣。我想这两位老师面对突发的偶然事件,转瞬之间就迅速做出判断,重新调整教学程序,称得上思维敏捷了。但说白了,不就是平常所说的急中生智吗?
  总而言之,什么创造性思维品质,不就是多问几个“还有呢”“还有什么深意呢”?不就是多以怀疑的口气追问一句“难道这个观点就百分之百正确了吗”?不就是善于放弃不恰当的思路,善于转换吗?其实,我们语文老师在平常的教学中就是这样做的,这不就说明我们语文教师的思维已具备了创造性思维的品质吗?
  以前,我听专家们说:“教学艺术的本质是教学的规律与个性的统一”(张翔《试论教学术之本质》,《教育研究》1987年第3期),一个创造型教师与非创造型教师的区别即在于他们的教学是否具有艺术性。好像一个创造型教师的教学充满艺术性,而充满艺术性的教学是一般教师难以企及的。
  事实果真如此吗?我看未必。!
  例如,有一位教师在钻研《祝福》一文后,设计了这样一个问题:读了《祝福》,我们认为祥林嫂是一个没有春天的女人,大家能否在对课文的研读之中证实老师的看法呢?学生们通过反复研读,沿着“没有春天”这条新的线索,进一步了解祥林嫂悲惨命运的轨迹:丽春之日,丈夫死去;孟春之日,被迫再嫁;暮春之日,痛失爱子;迎春之日,一命归天。从而巧妙地揭示出祥林嫂是一个没有春天的苦命女人。一些教学评论家又称赞这节课的教学线索新颖、清晰,收到了以简驭繁的效果。其实我觉得这也没有什么好炫耀的。我们哪一位老师在教课文时,不注意设计教学线索呢?我们怎么敢没选好教学突破口、没安排好教学线索就贸然走上讲台呢?
  又如一个老师在教《大自然的警示》一文时,先在屏幕的一角出示一截东西,然后问:这是什么?学生看不清,老师点击把这截东西放大一点,再问:这是什么?学生说是木头。老师把这截东西再点击放大,于是学生终于看清了,这是一截大象的腿!老师说这是环境保护主义者从非洲盗猎分子手中缴获的大象的腿!然后转入环境保护这个主题,切入课文开始教学。于是有人称赞这个教师的教学很注意教学的细节艺术,善于制造悬念。其实这个教师做的就是把那个大象腿的图像分三步打出,这有什么好夸耀?类似这样的教学设计,我们的老师几乎每天每节课都在使用呢。
  像上面几个课例中的老师一样,我们的语文老师平时都很注意教学的新颖性、激疑性、审美性、灵活性,这样的教学该称得上富有教学艺术了吧。但这样的教例在我们老师的课堂上随处可见呢。你还能说我们教师缺乏教学艺术吗?
  以前我认为,语文教师要具备了高尚的师德,从平凡走向高尚,才能进行创造。现在我知道自己错了。即使我平凡,乃至于有点俗气,我也可以进行创造。例如,一堂语文课上,一位特级教师正在讲授鲁迅的小说《祝福》,当讲到鲁四老爷书房中对联的一边已经脱落,松松的卷了放在长桌上,一边的还在,道是“事理通达心气和平”时,一学生发问:“老师,请问那松松的卷了放在长桌上的一边对联是什么内容?”只见这位老师从容镇定地回答学生:“品节深明德性坚定。”课后,有人问这位教师怎么知道另一边对联内容。这位老师说,有一次看电影《祝福》时,他抓住镜头上出现的瞬间,记下了小说描写的脱落部分。于是专家赞扬这位教师具有高尚的敬业精神,在生活中处处想着自己的工作,时时想着自己的教学。但是我要说,像这样的事例在我们语文老师身上可多着呢!我们语文老师哪一个不是时时刻刻惦记着教学的事?如果这就是创造型教师的思想道德基础,那我们每个语文老师不都是已经具备了创造型教师的思想道德基础了吗?
  一些创造学的专家们说什么创造型语文教师必须具备多项素质。除了上面所说的高尚的师德、广博的知识、良好的思维品质、高超的教学艺术之外,还要有鲜明的个性,强烈的创新意识,丰富的创造情感,较强的教科研能力,较强的审美能力,捕捉机遇的能力等等。但我觉得我们语文教师都已具备了这些素质。我们千万不要被一些专家高深的创造学的理论唬住了。我们必须清醒地知道,我们每个语文老师的心底里都居住着一个创造者,我们的身上都充盈着创造的因子,当我们心底里的那个创造者苏醒并大显身手时,我们也就站着教书了,我们的课堂也就充满了灵性,我们就可以自豪地对别人说:我,就是一个创造型教师。我们每一个语文教师都是创造者!